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杰约】

我的百变老公(老嘤)
杰克:我给你表演嘤嘤嘤
jk先生,对不起,我的笑料来源哈哈哈哈。
即使失去记忆,杰克也改不了攻略小美人的热心。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1
    收到庄园主的呼唤,约瑟夫在晚餐时分出发去见庄园主,半路遇见了美智子,美智子得知他的去向,眼神复杂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加油,我相信你可以。”
  
  他还有些莫名其妙,但当他云里雾里地接受了一只前辈,准确来说是一个杰克先生,据说在某场战斗中被求生者巨力砸了脑壳,伤及头颅,以致失忆,约瑟夫当即一阵寒意,难道这份工作还有生命危险?!
  
  “约瑟夫,你照顾他一段时间吧,你看,班恩裘克他们心糙,怕把杰克带的更傻了,红蝶蜘蛛小姐是女性,只有你最适合。”庄园主招招手,角落里走出来一个身形高瘦挺拔的青年,灰头土脸的,面具也碎了,警戒地环顾着四周。
  
  约瑟夫拼命忍住想笑的冲动,然而遏制不住上翘的嘴角,“跟我走吧。”
  
  杰克先生乖巧地点了点头,一小步一小步跟在他后面,时不时悄悄看一眼约瑟夫,犹豫了一晌,试探性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袖口,彼时,约瑟夫还觉得这只杰克乖巧听话。
  
  熟料,灾难才刚刚开始。他终于后悔当初一时心软接收了没人愿意照管的杰克,
  
  失忆不可怕,可是这猪精连带着脑子都没了。
  
  “小美人亲亲”杰克像只大型树袋熊一样追过来,撅着嘴粘他,约瑟夫一掌拍在他脸上,将他推离自己一米之外,杰克顺手捉住他的手掌,在他掌心印下一吻,约瑟夫礼貌性地投给路过的求生者们一个微笑,求生者们咧开嘴笑的意味深长。
  
  约瑟夫举起面具重新盖杰克脸上,拖着他快步离开。
  
  杰克曾经疯狂追求过他,被他委婉拒绝后消停了一段时间,如今失忆了,啥都忘了,唯独色心没忘。
  
  最可怕的还在后面,这家伙换一套衣服就换一种性格!你还管制不住他换衣服的频繁程度,麻溜儿的跟克利切可以一拼。
  
  1原皮杰。
  
  一大早,杰克穿上白衬衫浅绿色的外套出门,特意带上那副豆豆眼面具,走前跟他打个招呼,说自己去钓鱼了,回来给大家做道鱼汤,约瑟夫正睡眼惺忪,挥挥手也就随他去了。
  
  当约瑟夫一骨碌爬起来时,满心震惊,庄园里面哪里来的鱼,湖景村的大海里那几条死鱼嘛?!
  
  约瑟夫右眼皮直跳,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发带甚至来不及戴上,风风火火地冲向监管者大厅,偌大的桌子上摆着一盘只剩骨头渣的鱼,约瑟夫心头一紧。
  
  监管者们趴倒一片,尚有意识的裘克诈尸似的坐起来,“鱼有毒!”说完,就不省人事了。
  
  约瑟夫:“……”
  
  好不容易指挥着杰克把这些人搬回各自房间,约瑟夫迅速打电话通知庄园主来处理。
  
  “怎么会莫名其妙中毒呢,那鱼是哪里来的?”庄园主疑惑道。
  
  “不知道。”约瑟夫凌然道。
  
  “鱼……我……唔唔唔?”约瑟夫手疾眼快捂住杰克的嘴。
  
  “啥?”
  
  “没啥。您忙去吧。”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庄园主陷入了深刻的思考,到底他俩谁才是雇主。
  
  2绿帽爵,(呸,浅叶爵。)
  
  接下来的两天,杰克的咖啡爵,枯叶爵表现都相当沉稳,彬彬有礼,待人和善,约瑟夫甚至以为他恢复正常了。
  
  这不,刚恢复正常,庄园主就给他安排上了值班工作。
  
  恰巧他和宿伞之魂有约,索性送杰克一程。
  
  半路上遇见宿伞之魂,打了个招呼。
  
  “对了,你不是喜欢喝甜酒嘛,我从故乡给你带的,一会给你送过去。”宿伞之魂笑道。
  
  “真的非常感谢。”约瑟夫点点头,甜甜一笑。
  
  “hia!”
  
  约瑟夫被吓了一跳,杰克举起锋利的机械手对着宿伞之魂摆出威胁的姿态,一把拽过他的手腕,把他搂进怀里。
  
  “他是我的!”杰克凶狠地瞪宿伞一眼,收紧了手臂,勒的约瑟夫腰都要断了。
  
  约瑟夫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个姿势实在是难受,他动弹不得,也就不做挣扎了,轻柔地抬起手,声音温柔似水,“乖,帽子歪了,戴好。”杰克疑惑地歪头瞧他。
  
  最后约瑟夫把这个一步三回头的杰克扔进了庄园里。
  
  约瑟夫随宿伞之魂去茶会,中途溜了出来,琢磨着杰克游戏该结束了,走的匆忙,他也不清楚这次游戏是哪张地图,一个个场所找了个遍。
  
  终于在湖景村的海边看见了三个趴一块堆城堡的女求生者,杰克整个人埋进沙子里,克利切欢快的掬起一抔沙子洒杰克身上,仿佛在活埋杰克。
  
  “你在做什么?”约瑟夫脸色铁青。
  
  “晒日光浴,小美人来不来。”杰克热情的伸出双手。
  
  约瑟夫手按在腰间的配剑上,面无表情地追着克利切砍了两刀,克利切跪地,约瑟夫牵着他挂上椅子,淡淡地瞥一眼不敢做声的三人,“趁我没有殃及你们,还来得及走。”
  
  “对不起,约瑟夫先生。”三个求生者齐刷刷的鞠了一躬,迅速将深埋功与名的杰克刨出来,脚底板抹油似的飞溜不见了。
  
  “为什么绑我!放开克利切,克利切要告你们违规!”
  
  事后约瑟夫收到了投诉信,约瑟夫一剪刀剪断了克利切的网线,庄园主闭紧双眼,假装啥都没看见。
  
    克利切举牌求原谅,表示再也不敢惹大美人了,大美人生起气来比靓仔都可怕。
  
  3玫瑰爵
  玫瑰爵人如其名,生前是个体面人,杰克哼着小曲踩着舞步滑到他身边时,约瑟夫眼睛一阵痛,一身玫红色的衣服,紫色裤子,腰间挂着新鲜的玫瑰手杖,“你为什么要那么骚包你告诉我。”
  
  杰克神清气爽地打了个领结,弹了弹袖口的灰尘,“今天又要去抱小姐们了,哦,美丽的小姐太迷恋我的怀抱了。”
  
  约瑟夫一把扯过来杰克打歪的领结,解开重新系,翻了个白眼,小姐们个个记惦着你的脑壳呢。
 
  杰克笑嘻嘻地环住约瑟夫的腰身,朝他耳朵吹了口气,含住他的耳垂,暧昧道,“怎么,小美人不也喜欢我的怀抱嘛。”
  
  “赶紧滚去值班!”约瑟夫的面颊悄悄红了一半,一脚把人蹬出去了。
  
  约瑟夫趁机找庄园主问了杰克这种情况,庄园主意思是杰克目前出现了精神分裂,换一套衣服就以为自己是一个人,万幸的是只是性格改变了,并没有忘记谁,也还记得监管者的屠杀。
  
  庄园主请他在多照顾几日,约瑟夫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庄园主抱头投降,“好好,你还要买什么,去找里奥报销吧。”
  
  约瑟夫这才满意的回了自家居室。
  
  一进门,他就闻到一股泌人心脾的香醇味道,约瑟夫脸色一僵,一把推开浴室的门,气味来源于浴池酒红色的水,浴池里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高高翘起一条腿,往腿上撒花瓣。
  
  那是他私藏了好久的红酒!
  
  男人闻声望来,呦了一声,回过头来,脸上敷了一层面膜,啪叽啪叽拍打水面,兴高采烈招呼他,“来一起洗鸳鸯浴吖。”
  
  约瑟夫的理智碎了一地,手掌微微颤抖,按着杰克的头压进水里,“混蛋,我最宝贵的酒,你敢拿来洗澡!!”
  
  据说怒吼声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4冷面大副
  
  一整天,杰克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杰克醒的早,也没像往常一样缠到他起床为止,冰蓝色的杰克连吃早餐都不跟他一块了,冷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约瑟夫心里感叹着稀奇。
  
  “杰克先生怎么了?”美智子担忧的问道。
  
  “我去看看。”约瑟夫歪了歪头,示意她安心,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
  
  寻至监管者大厅的长廊,恰好杰克迎面走来,约瑟夫快步上前,小声抱怨道,“杰克,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面前的人跟他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声音疏离而漠然,“抱歉,我要去值班了。”
  
  “你……”约瑟夫楞楞的站在原地,倒也不感觉多难过,毕竟只是杰克的人格之一,可总归心里堵的慌。
  
  约瑟夫闷了一口气,一整天对每个人都是温柔体贴,细致入微,唯独对杰克爱理不理。
  
  刚下游戏,四跑的求生者就簇拥着约瑟夫回监管者居住地。
  
  “哇,约瑟夫先生真温柔,人又美。”伍兹眼底的崇拜都要溢出来了似的。
  
  “以后谁敢砸你板子,我一枪崩了他。不用怕啊。”玛尔塔单手叉腰,倍爷们的拍了拍约瑟夫的肩膀,一副我罩你的样子,约瑟夫被她拍的一个趔趄。
  
  奈布:“……”
  
  “杰克先生在门口,快走,他眼神好凶。”菲欧娜扯了扯玛尔塔的衣袖。
  
  约瑟夫自然注意到门口冷气森森的杰克,挥手告别求生者们,回了家,杰克坐在床头慢条斯理地擦拭刀刃,看见他进来,抬眸瞥了他一眼,又沉浸在擦刀的世界里。
  
  约瑟夫欲言又止,又不知道说什么来缓解尴尬,就这么直到睡觉,往日睡觉杰克都是缠着他需要抱着他才肯睡,约瑟夫抵不过他的无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只冷面大副却背对着他睡在床边上。
  
  只是夜里约瑟夫模糊中感觉一只手勾着他往后拖,直到他靠近一个温暖的怀抱,贴近炽热的胸膛里。
  
  那只手的主人委屈地呓语,“你怎么不理我啊?你多理理我不就好了……”
  
  
  5白纹大触
  一只纤长的手覆在约瑟夫的脸上,指尖点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划过他的眼睑,最终停留在薄唇上,那人玩弄似的用大拇指来回刮红润的唇,约瑟夫是被一阵瘙痒弄醒的,有什么东西扫过他的脸颊,让他很不适。
  
  他从梦中醒来,一睁眼就看见近在咫尺的俊脸。
  
  是他从未见过的杰克,面容英俊,笔挺的身姿,裁剪合当的燕尾服。
  
  约瑟夫愣了一晌,就这么呆呆地盯着他看,杰克噗嗤一声笑了,吻了吻约瑟夫白净的脸蛋,温柔的嗓音如同浸了酒一般甘醇,“早安,我的甜心。”
  
  说罢,左手搂过他的腿弯,将人整个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圈,轻柔地将人放在床边。
  
  “早。”约瑟夫迷茫地揉了揉眼睛。
  
  白纹先生礼貌而有涵养,和约瑟夫很聊的来,只是不知为何,这个杰克给他一种冷汗直冒的感觉,尽管在笑着,眼底里却是波澜无惊。
  
  “先生,请问杰克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杰克先生面色僵了几分,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眼神沉静地看了他一会,低声道,“什么意思,约瑟夫先生。”
  
  “表面意思哦。”约瑟夫执起茶柄,优雅的啜了一口。
  
  “您真的以为您能代替杰克先生,你们俩个一点都不像啊。”约瑟夫笑眯眯地撑着脸颊,含笑望着他。

  “你不是很喜欢我嘛?”不知何时杰克悄无声息站在他的身后,左手扣过他附上他的脸颊,轻轻地划过他的眼睛。只要他有反抗的意图,恐怕这只眼就废了。
  
  约瑟夫轻笑了一声,在杰克的怀里转了一圈,半边身子都偎在他怀里,水润的眼眸盯了他许久,凑上去,缓缓张开嘴唇。白纹先生低头,毫不犹豫地咬住了他红艳的唇。
  
  约瑟夫轻声笑了笑,搂紧了白纹的脖子,不管杰克先生将自己伪装成什么样,他始终是他的毒药。
  
  “说吧,什么时候记起来的?”约瑟夫扭头问他。
  
  “今天早上醒来。”杰克说着咬了一口约瑟夫白嫩的颈项,留下一串咬痕。
  
  “对了,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嘛,不记得没关系,我留了纪念。”约瑟夫翻出一包照片,其中包含杰克大鹏展翅,泼妇跨栏,光着臀部玩小黄鸭,头埋进沙子里等不雅照。
  
  杰克:“……”
  
  之后求生者们每次经过杰克先生的房前都是捂紧耳朵过去的,生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声音。
  
  
  
  
  
  
  
  
  
   
  
  
  
  
  
  
  
  
  
  
  
  
  
  
  
  
  
  
  
  
  
  
  

评论(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