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他的秘密 【宿约】

1
“怎么受那么重的伤?”艾米丽焦急地守在庄园大门,游戏一结束,她就翘首以盼等着伍兹,甫一见着那顶熟悉的草帽,她就迎了上去,灵敏的嗅觉使她刚靠近伍兹就闻到血的气味。

“不碍事,只是正常的战斗。”伍兹笑嘻嘻道,将头埋进艾米丽的颈项,边蹭边撒娇,“有艾米丽关心,一点都不疼。”
  
艾米丽又气又恼,但是拿她无可奈何,叹了一口长气,指尖点了点她的脑门,“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呀,小混蛋。”
   
“咦?那边站着的是约瑟夫先生吗,也在等人吗?”眼尖的伍兹遥指着不远处的少年,少年一身蔚蓝色礼服,洁白的领花翻飞,执着一根小棍,百无聊赖地敲打路边的草丛。
     
“嗯……”
  
“约瑟夫看起来真小啊,不论是个子还是年龄。”伍兹双眼放光,比划着身高,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这就是你挨打的理由?!”艾米丽横她一眼,嗔怒道。
  
“哈哈,怎么可能,他力气还没我大,打不过我。”伍兹东窜西窜,躲避艾米丽揪她耳朵的手。
  
约瑟夫本身对求生者没有什么威慑力,每场游戏值班都形同划水,相比较他的前辈宿伞之魂异常优秀,短短几天就战绩显赫。
  
求生者都是柿子挑软的捏,本来约瑟夫的场合基本上都要皮一皮的,他那能打的前辈带给他们的压迫性教育使得求生者不得不安静本分的进行游戏。
       
很快笑容凝固在脸上,罪魁祸首出现的一刹那,伍兹心里咯噔一声,捂紧嘴,后退两步,一头扎进艾米丽怀里,下巴搁在艾米丽肩膀上,警惕地盯着来人。
  
来人身形修长匀称,黑衣在杀戮中沾了些许灰尘,手提一把黑伞,面无表情地迈腿走来。
  
那人压根儿没把她的敌意放在眼里,甩了甩伞柄,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他的眼神看得伍兹毛骨悚然,这人不笑的时候死气沉沉毫无人气。
  
男人来回环顾四周,在看清远处的某个身影后,他眼底残留的阴狠逐渐消退,恢复了原先漠然的面孔。
  
与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宿伞腰间的铜铃发出一声沉重的呜鸣声,最诡异的是黑伞上的符咒悄然旋转了一圈,这种 气息压的她喘不过来气。
  

  2
  
约瑟夫刚来庄园的时候,宿伞负责照顾引导他,约瑟夫美丽的脸庞使他在监管者中间如鱼得水,两人走的极近。近到什么地步呢,大概就是上厕所也要结伴的类型。无论约瑟夫在哪,他身边总会站着那个不喜言笑的男人,身材高挺修长的宿伞站在约瑟夫旁边就像一对小情侣。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宿伞之魂喜欢他们的监管者,或许只有约瑟夫自己不知道罢了。
  
“阿瑟。”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约瑟夫反应迟钝了两秒,才缓缓扭过头看他。
  
“久等了。”宿伞垂头看他。
  
看清是他,约瑟夫艰难地挪动了一小步,挨到宿伞的肩头,整个人慵懒地倚在他身上。

宿伞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静静地任约瑟夫胡乱捣鼓。
  
天气热的紧,只有宿伞身上凉快,当然也只有他裹得最严实。他体温偏低,对约瑟夫来讲就像一块浮动的冰块一样,消暑降温爱不释手,热的很了抱住舔两口。

接触到宿伞,丝丝凉气紧贴着约瑟夫的皮肤渗入毛孔,他小声问道,“你终于出来了,游戏还顺利吗?”
  
许是睡了午觉的缘故,约瑟夫说话还带着点鼻音,与其说是询问更像撒娇。他的双眼红彤彤的,眼珠一片水润,奶白色的长发微微有点翘。蓬松的头发像松鼠的尾巴一样,这样想着,宿伞撸了一把他的长发。顺手掐了掐他白皙的脸颊,沉声道“一切顺利,只是逃了个人,没能都杀了他们。”
  
“安啦,不要灰心,跑一个人而已,前辈很厉害呢。”约瑟夫放软声音安慰他,一只滑腻柔软的手悄悄覆上宿伞冰凉的手背。

宿伞盯着那只苍白的手,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下次不会给他们机会了。”

宿伞提起伞,青黑色的手掌推开伞,撑在俩人头上,伞面大部分倾斜向约瑟夫,刚好挡住火热的阳光。
  
“以后不用过来等,我过去找你。”
  
“唔。”约瑟夫哼了一声,算是同意。
  
等交谈甚欢的两人走远,伍兹才探出身来,对着宿伞背影吐舌头,谁让他方才在游戏里下手那么狠,“略略略,一看见约瑟夫就鬼迷心窍。”
  
“暗恋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不知道约瑟夫先生什么时候能明白。”艾米丽遥望着远去的两人,叹了口气。
  
伍兹有模有样的大力摇头,就像漫天胡话的算命先生一样,摇头晃脑,“很难呀,宿伞之魂内敛又沉默,宁可憋着都不肯越矩,约瑟夫先生脑子里装的是米糊,竟然一直以为宿伞对他是关爱后辈的友谊。”
  
艾米丽陷入短暂的沉思,“我试试帮他一把。”
  
“怎么帮?”
  
艾米丽招招手示意她凑过来,小声耳语了几句。
  
“你是当真的?!万一被发现……”
  
“嘘,他会感谢我们的,相信我。”艾米丽食指放在伍兹的嘴唇上,冷静道。
  
接着伸手环住伍兹的腰,一只手揉揉她的头顶,“我们只需要看戏就好。”

评论(12)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