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太宰计划通】 【中太】

    中也太宰劳动节也要勤快地谈恋爱唷

    他们在办公室进行了某种不可描述的运动。
    此处略去一万字……

【太宰计划通】

     蛞蝓中也最近有些异常,已经有一天没喝过酒,两天没搭理过他了,上一次回家好像还是三天前。
  
  凭着敏锐的直觉,太宰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可是中也那么矮,跟他说话低头都费劲,能有哪个女人看上他。
  
  太宰手法熟练地拨通了中也的电话,“喂喂,你是不是瞒着我有什么猫腻?外面是不是有……”
  
  嘟的一声,机械的女声提醒道,您的电话已被挂断……
  
  太宰沉默了三秒后,唤来了他的心腹中岛敦,迅速探讨了一套方案对策,第一步,神不知鬼不觉地消灭情敌,最有效的方法是砸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中也立刻销声匿迹隐姓埋名改头换面。
  
  两人从芥川嘴里套出了中也的行踪,中也经常出没一家咖啡馆,据他所知,中也从不喝咖啡。
  
  经过数天的追踪蹲点在咖啡馆蹲到了失踪人口,中也背靠栏杆耐心地站了一会儿,咖啡馆走出一个年轻的女孩,她金色的长发铺在阳光下,臂弯上挎着一只小花篮,中也接过她手里的花篮,女孩主动牵起中也的手,脆生生道,“我们走吧!”
  
  他俩比谁都清楚女孩是谁,那是欧森外最宠爱的幼女爱丽丝。
  
  不知道用钱贿赂爱丽丝行不行,不过他好像没那么多钱。
  
  “太宰先生,我觉得我们可能搞错了,就算中也先生有贼心,森首领也不同意啊。”
  
  太宰默不作声,中岛敦继续开导他,“中也先生是有苦衷的你要相信他。”
  
  “我明白了,中也是在怨我。”
  
  “嗯,什么?”
  
  “中也前几天想让我穿蕾丝裙这样子那样子给他啪,被我拒绝了,可能因此生气了。”太宰撑着脸倍加惆怅。
  
  “太宰先生,我还在旁边呢。”中岛敦善意提醒道。
  
  太宰顿了三秒,迎着中岛敦期待的眼神,恍然大悟道,“啊,差点忘了,你还是单身。”伤害到你的自尊心了真的非常抱歉。
 
  “太宰先生,您都想的什么啊,我是说我还是未成年人 。”中岛敦哭笑不得。
  
  说干就干,据港黑目击证人表示,他们看见一个衣着暴露衣不蔽体,蹬着高跟鞋能捅天的女巨人敲响了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办公室的门。
  
  “进来。”
  
  门是虚掩的,太宰进去后反锁了门,顶着中也诡异的目光一屁股坐上黑色的办公桌上,对头的中也正在费劲地赶报告书,旁边落了一摞报告单。
  
  “混蛋太宰,你坐到了报告书!”
  
  “哦!”太宰挪了挪屁股,一脚蹬掉了高跟鞋,顺便脱了头顶上的骚粉色长发。
  
  “你来干什么?”中也口气恶劣道。
  
  “因为怕蛞蝓写报告书耗光脑细胞而死,特地来看看的。”太宰煞有介事道。
  
  中也刷的站起来,一拳就要砸过来,却瞬间气血上涌。
  
  太宰此刻手撑着头半躺在桌子上,露出胸前的大片肌肤。裙子是个紧身开叉短裙,被太宰有意无意地撩,裙边已经卷起到大腿了,两条诱人的修长的腿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中也收了手,扯出一个自认为邪魅的笑容,骨节分明的手松了松衣领,居高临下道,“太宰,你穿成这个样子是来找☀的吗?”
  
  “当然——不是,单纯想看中也被恶心到的样子。”太宰笑的更欢了。
  
  “一会看你还有力气说出这种话不。”咔擦一声,中也扭开了皮带。
  
  太宰眯起眸子,眼里闪烁着愉悦的光,舔了舔嘴唇,道,“看你有没有这能力了。”
  
  胡乱啃了两把太宰的脖颈,既然太宰都说直接来吧,中也也不想忍/耐,架起太宰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地方放在肩头,重重地不可描述了起来。
  
  太宰被夹在桌子和中也中间来回摇摆,他使劲扭了个头道,“中也,你能快点嘛?这么慢老牛拉车呢?”
  
  “闭嘴。”中也道,同时加快了冲刺速度。
  
  中也的体能极好,就算高度消耗体能后,也只需片刻就能恢复,因此和太宰的交和往往可以持续很长时间。
  
  此刻太宰仰着头张嘴大喘气,胸口剧烈起伏,米青液顺着脖子以下的地方流淌而下,站立的腿都在微微颤抖,几乎全靠中也扣着他的腰在支撑。中也坏心眼地又丁页了他一下,太宰一个闷哼,接着一连串的c息还没发出来就噎在了喉咙里,只得低低呜咽。
  
  中也心情大好,只有在情事上他才能扳回太宰一局。
  
  “中也,弄湿了你的报告书,麻烦你重写了。”
  
  “啊啊啊啊!”
  
  计划通二虽然名义上成功了,但似乎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所以你就只是去吃个肉就回来了?”中岛敦惊讶道。
  
  “我好像忘了什么事?”太宰面色红润。
  
  “您依旧没把中也先生的心抓回来啊!”中岛敦双手捂脸痛苦道。
  
  下一步,计划三,启动!
  
  “喂喂,我是芥川,准备好了吗?”
  
  “一切准备就绪。”
  
  “搞砸了我杀了你们。”
  
  “臭小子,别嚣张,要不是为了太宰,谁要跟你们合作!”
  
  对方话还没说完,黑衣少年已经挂断了传呼机。
  
  芥川架着直升飞机,瞟了一眼副驾的中也,“中原先生,不用紧张。”
  
  “我没紧张。”话虽这么说,中也还是攥紧了手掌。
  
  “已到达目的地附近,请减速飞行。”
  
  率先撞入视线里的是一团红色,随着滚滚浓烟直冲云霄,中也的瞳孔瞬间紧缩。
  
  传呼机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失火啦,火势太大,我们进不去,太宰还在里面。”
  
  “喂——中原先生!”几乎没有给芥川任何反应的时间,那个男人已经从高空跳了下去,不带一丝犹豫。
  
  火舌已经添上了房门,连床铺都是灼热的,浓烟无孔不入,顺着门缝钻了进来,太宰还坐在一片火光中或许就这样死去也不错,刚好遂了他的心意。
  
  太宰刚有了惺忪的睡意,大门被人一脚踹倒,轰隆一声,房梁也塌了,是谁那么暴力!
  
  火光弥漫中,一个浑身漆黑的男人走进来,瑰蓝色的眼睛闪着锋利的光,眼圈微红,面色沉稳,衣角翻飞,杀气腾腾,火舌被重力操纵着让出一条路,像个无所畏惧的勇士一样,杀出一条生路。
  
  “是中也吗……”太宰趴在床头低声呢喃,说不定是幻觉。中也怎么可能会像个勇士一样,勇士大都不畏死亡,一定是他的错觉。
  
  “混蛋太宰,你敢死在这我跟你没完。”中也恶狠狠道,眉间隐有些焦躁,一把捞起太宰,挂在自己肩上,背起他。
  
  “人都死了你怎么跟我没完?”
  
  “死了我也要奸尸。”
  
  中也卷起他,将外套盖在太宰头上包了个严实,警告道,“你待会给我屏住呼吸。”说着,冲入大火中。
  
  和太宰接触就意味着中也的异能无效,带他直接跳下去是不可能的,火又猖狂地烧起来,中也单独还有逃走的机会,若要携带他,可能半路上就是他俩一起被烧死。
  
  “和中也死一起真的很不爽啊啊。”
  
  “我们谁也不会死。”像是许诺一般,中也坚定道。
  
  那是他第一次发现中也这么可靠,虽然是个只会使用蛮力的家伙,可是,意外的很安心。
  
  心里居然燃起了一丝对活下来的期许。
  
  大楼门前围了许多人,基本上被港黑的势力包围,行人被隔绝在外围,期中犹以中岛敦情绪激烈,拦都拦不住,“放开我,我要去救太宰先生!”
  
  国木田紧紧拉住他,“你疯了吗,你以为你进去后出的来?”
  
  “所以就可以不救了吗?!”
  
  国木田沉默一晌,道“中原中也已经进去了。”也就是说,这么长时间都没出来,可能两人都丧身火场了。

  中岛敦血液仿佛凝固一般。有的女社员已经在低低啜泣。
  
   “咳咳,闷死了,快把外套拿下来。中也你行不行,背不动我自己走。”烟雾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闭嘴,再嚷嚷我把你扔下去。”
  
  中也真的把他扔下了,在漫天的火光下,螺旋桨在他们头顶上呼啦啦地响,两架直升机之间横铺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太宰治我爱你!”
  
  一抹黑布接连天地直冲而下,卷着一束鲜花,递到太宰面前,再看天空,芥川站在飞机门口,捂着嘴看他们,太宰伸手接了过来。
  
  中也突然单膝跪地,从背后掏出一枚戒指,执起他的手指,轻轻套上了无名指,眼神温柔,那双宝石蓝的眼睛是他见过的最美的风景,只盛着他一人,“太宰,从和你搭档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此后的人生我会保护你,宠爱你,直至死亡,即使你仍要坚持寻死,我都会阻拦到底,我拯救不了你,但我也不愿放弃你,我始终深爱着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侦探武装社的乱步最先反应过来,挥臂呐喊道,“嫁给他,嫁给他!”陆续的港黑的人与社员开始跟着一起起哄。
  
  太宰竟然不知作何回答了,反应了半天,脸上露出了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我若是不愿呢?”
  
  “你是我救回来的就是我的了。”中也吻了吻他的无名指上的戒指,“对不起,失火了,所以仓促了点,很多准备的东西都没使上。”
  
  “中也问我女孩子憧憬什么样的婚礼,这可是我帮你想的。”爱丽丝叉腰对太宰道。
  
  “小爱丽丝明明那么小,怎么可以问她婚礼的事。”森先生搂着爱丽丝不满道。
  
  “放手啦,林太郎,很烦哎你!”
  
  “唉?大家都知道中也先生要求婚?只有我不知道?!”中岛敦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中。
  
  “对啊,大家偷偷帮中也先生准备了好久,可惜礼炮和鲜花放不了了。”
  
  天空中砰的一声巨响,五彩缤纷的烟花接二连三地炸开了,街道上空无一人,看来是细雪隐藏了他们的动静。
  
  黑衣少年随之跳下来,落在地面上,走向太宰道,“中原先生,虽然晚了点,不过我觉得太宰先生的求婚现场再匆忙都要完美。”
  
  “芥川,你下来了是谁在操纵直升机?”
  
  “……”
  
  “哇,火烧的更大了,啊啊,飞机掉下来了!”
  
  太宰趴在中也肩头,悄悄凑在中也的耳边说了句,“中也,其实火是我放的。”
  
  “你个混蛋!”
  
  “啊,家暴现场啦!”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