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Merry Christmas 永恒之日番外【殓摄】

*微刀预警

伦敦,汉伯宁街。
  
街头响起熟悉的圣诞颂曲,约瑟夫才猛的意识到已经深冬了,天空飘着细雪,掺杂点寒风,今年的风不猛烈。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下雪了,但是却一点点覆盖街道,奇形怪状的枝杈,和马车轱辘辘碾过的足迹。香甜的烤鸭味,柜橱里展览的华贵新衣,无不彰显新的一年的到来。
  
他也独自度过无数个圣诞节,但从未确切感受过这种祥和。
  
卡尔提前停业,收拾完白教堂区的工作,便带他回老家。他那不知道浪到哪里去的好友突然给他寄了封贺信,里面用流畅的英文写道,圣诞快乐,小坏蛋,去好好感受英国的热情吧,咱们明年再见。约瑟夫噗嗤一声笑了,英国的热情是血红的利刃,随时体验一场尸首分离的狂欢,他在心里祈祷,但愿他感受的不是热情,而是平静。
  
“约瑟夫,走了。”卡尔远远地招呼他,手里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约瑟夫随手将信纸夹进书里,一路奔过去。
  
约瑟夫戴上兜帽,主动牵住卡尔的手,兴奋地计划逛遍老街,甫一接触到外面的凉气,就又将脸缩回了兜帽里。
  
老房子坐落在汉宁街的最外围,远离喧嚣。
  
壁炉里的火烧的室内暖洋洋的,昏黄的光线挤过门窗的缝隙延伸至门外。天地被雪映照成亮堂的白色。
  
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肉香,约瑟夫赤脚陷进沙发里,趴在沙发上,双手撑着下巴,全神贯注地翻阅一本童话书。
  
“卡尔先生,肉熬好了吗?我饿了。”约瑟夫隔三差五骚扰一顿卡尔,卡尔会做饭这件事他并不觉得稀奇,卡尔早就讲过,以前家里贫穷,殡仪馆到圣诞节也不歇业,养父经常不回家,他六岁多就已经学会了自己一个人做饭,一个人过节,一个人睡觉。
  
“哦!这个圣诞老人好厉害,每年驾驶小麋鹿给孩子们送礼物。”约瑟夫看到某处,指着书本,扯开嗓子唤卡尔,得不到回应就哼唧,嘴里碎碎念着他的不是。
  
卡尔摆上饭菜,刚进来就瞧见约瑟夫抱着书翻了个身,头朝下倒挂在沙发上,露出白嫩的肚皮,他一巴掌打在约瑟夫的臀部,“你也可以许个愿望,圣诞老人会在明天送来你想要的礼物。”

约瑟夫闻言一骨碌爬起来,“真的吗,我也能得到礼物?对了,小麋鹿喜欢吃什么,我给它撒一把谷子,圣诞老人会不会卡在咱们的烟囱里?”
  
“……”卡尔抬头看了眼狭小的烟囱,突然不知如何作答。

晚饭过后,约瑟夫伏在书桌上写写画画,撕了好几张,才把最满意的一张信纸折叠好放进崭新的长筒袜里,挂在自己床头。
  
卡尔坐在他床边,把试图熬夜等圣诞老人来的约瑟夫按进被窝里,拾起掉落的圣诞帽重新给他戴上,“快睡,圣诞老人怕生,你看着他就不愿意来了。”
  
约瑟夫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怔怔地用凶恶的眼神瞪他,卡尔无奈,右手伸进兜里,掏出一颗糖果,它的糖纸是浅红色的,在煤灯下闪闪发光。约瑟夫的视线一直凝聚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指细长,骨节分明,一点点剥开糖纸,拈起糖果抵上约瑟夫的唇瓣。他恶从胆边生,轻轻咬了一口卡尔的手指,糖果是酸甜的,带点花香,他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约瑟夫拉起被子盖住自己半边脸,幽蓝的眸子如同一汪海洋,只消一眼就令人沉溺其间,他口齿不清道,“我真的要睡了哦。”
  
见卡尔莫名其妙地看他,约瑟夫哼了一声,暗道不知趣,双臂环上他的颈项,将他拉向自己,柔软的唇舌贴上他的,轻轻吮吸他的薄唇。糖果在两人口中交换,连吻都是甜的。
  
 “晚安!”约瑟夫扎进被窝里,脸颊烫的过分。
  
卡尔轻笑了一声,“好梦。”火烛摇曳,很快屋内陷入漆黑,周围静悄悄的。
  
约瑟夫做了个漫长的梦,他梦到了圣诞老人,是他的熟人——杰克,杰克已经开始兼职圣诞老人了,真是有点不妙,圣诞杰克卡在了他家烟囱里,上下不得。
  
做什么梦了,笑的那么开心,卡尔放柔了眼角,盯着约瑟夫的睡颜,取出他的愿望单,他甚至已经猜到他想要一架相机,新衣服,或是西洋剑,然而那一小串英文分明写着——想要永远和卡尔在一起。
  
卡尔冷漠的脸颊第一次如同破冰的河面,从眼睛至唇角都染上了笑意。
  
第二天一早,约瑟夫展开叠的整整齐齐的信纸,下面多了一行小字,如你所想。
  
卡尔告诉他,“等春天到来,我们就回你的家乡,去科尔马小镇,买下一栋庄园,在那里安家。”
 
“真的?你跟我一起走?”
  
“我不会骗你。”卡尔先生揉了揉他的脑袋。
 
“能不卖掉殡仪馆吗,我们每年冬天回这里过圣诞节。” 
  
卡尔低笑,“好啊。”

那就等春天到来。

只是,这个春天,他们谁都没能等到。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