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永恒之日终章【殓摄】

*殓摄cp
*刀子预警

开膛手案件一直没有进展,凶手也没有再一次的行动,原本以为就此告一段落,中央新闻社却收到了一封红墨水书写,盖有指纹的信。署名是开膛手杰克,信中声称只要抓不住他,他就继续杀害妓女,这可是公然挑衅伦敦警察局的行为。
  
消息散的很快,不出半天全伦敦都知道了这事,伦敦再次陷入了恐慌之中。
  
人们反应过来,纷纷指责苏格兰场办事不利,至今查不出半点苗头。
  
紧接着伦敦一位乡绅被发现与美少年交欢死在床上,美少年是歌剧院的一位年轻演员,不出名,但是皮肤白嫩,样貌姣好,被发现时少年已经昏过去了。检查过尸体,死因是过度兴奋导致猝死。
  
毕竟是贵族之间的私事,瞒的比较严实,然而纸包不住火,这事传入约瑟夫耳朵的时候他正给院子里的玫瑰浇水,卡尔刚从外边办事回来。
  
“死的是你那位朋友,阿道夫。”
  
约瑟夫洒水的动作顿了半拍,难怪多日没见他来了,恍惚间想起他那位神出鬼没的友人前几天送来的信——我已经帮你解决掉那个丑陋污秽的家伙了。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友人喜怒无常,或许是保护他身份的举措。只是心里微微有些悲伤,至少与阿道夫一同听歌剧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是他许久不曾拥有的生活。
  
卡尔怕他抑郁,这几天干什么都将他带在身边,约瑟夫也算乖巧,如同一条小尾巴从厨房一路跟到工作室,安安静静地撑着脸看他化妆。
  
约瑟夫最近总是神思恍惚,也比以往更加困倦,常常趴在卡尔的肩上不出片刻就睡着了。

卡尔忙活半天,手下不停,最后一道上妆工序完成,他才发觉脖子一阵酸麻,一颗毛绒绒的脑袋磕在他的肩上,昕长的睫毛投下一片扇羽似的阴影,看得他心痒,少年的容貌稍显青涩,脸颊带点婴儿肥,柔软的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他摘下口罩,背起约瑟夫回房间睡觉,约瑟夫近日嗜睡,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少,他琢磨着下次外出问问医生。他总有种奇怪的预感,这样悠闲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经过一场大雨之后,伦敦接连放晴,卡尔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架老型相机,约瑟夫见到相机眼睛都乐开花了,抓着卡尔与他合照。
  
约瑟夫不停调整角度,他想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拍上,一个也不漏,“先生,往左一点,你挡到后面的垃圾桶了。”
  
“你不要面无表情哇,笑一个嘛。”  
  
卡尔,“……”
  
相机的曝光时间仅为短暂的五秒钟,想要与卡尔合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按下快门,“卡尔,接住我。”
  
卡尔循声望去,身体率先替他做出反应,下意识伸出胳膊搂住飞扑过来的少年,任由他撞进他的胸膛,撞进他的心坎。
  
两人相视一笑,卡尔的身形削瘦,却能毫不费力的抱起他,他甚至没有思考会不会摔倒,他的心底已经有一个小小的呼声,这个人一定会接住他。
 
约瑟夫想着过几日把照片洗出来,找老街的木匠先生做一个相框,把照片挂在大厅的墙上,可惜没到那一天,他们的缘分就尽了。
   
夜色已深,街道上早就空无一人,夜间的雾气微凉,凉风嗖嗖地钻进老约翰衣衫褴褛的衣服里,即使裹紧了衣领也毫无作用。他没有合适的御寒的衣物,只有一件薄外套,还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足尖连接的影子越拉越长,他走的不紧不慢,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的身影,他没有家,只是一个流浪汉,他靠偷来的钱买了瓶酒,酒精麻痹了他的脑神经,他学着贵族老爷走路的姿势,大摇大摆地,装模作样地扶正“时尚奢侈”的帽沿——尽管摸到的只有粗糙油腻的头发。似乎他也是贵族人员之中的一位,穿着上等的衣物,住在华丽的府邸中,家中成群的貌美女仆等着他怜爱。他朝新居所走去,今天他刚抢了一对母子辛苦找到的避难角落,只要能活下去,谁会在乎别人活的怎样。
  
他在靠近新家的地方停了下来,那里有两个人,似乎在争吵。
  
“你为什么迟迟不肯动手,你在犹豫什么?”杰克的声音夹杂着隐隐绰绰的怒气和威压向他铺面而来,他的身上还沾着血腥气。
  
“时机还未成熟。”
  
杰克不悦地皱眉,“你的脸已经出现裂纹了,你想就此死去?还是说你对那小子动心了?”
  
“没有……”约瑟夫理亏,扭过头不与友人对视,他一旦心虚就会不自觉地绞袖口,他也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只是没法下定决心。
  
杰克先生柔和了一点声音,靠在墙上,低声道,“约瑟夫,听我说,得到纯净的灵魂后你就能够永生,仅此一次,以后都不再需要你去杀人了,好吗?”
  
“……好。”约瑟夫顺从地答应他。
  
“还能撑住吗,过两天我再杀几个妓女献给它。”
 
约瑟夫点点头,又想起杰克只关注后半句的结果,遂摇了摇头,“这一阵风波先过去吧,我给警戒委员会寄去了几封信,扰乱警察的追踪,暂时查不到你的。” 

“放心,查到我他们也解决不了我。”杰克突然面色严肃,朝漆黑的巷口呵斥道,“谁在那里?”
 
杰克追过去时,已经没人了,他低咒一声,“该死,到底是谁在偷听我们谈话。” 
  
约瑟夫朝影子窜走的方向瞟了一眼,他刚才似乎看到了黑衣的青年,一闪而过,不知是不是错觉,“没关系,明天肯定知道是谁了。”

第二天他被警察带走了,旁边是一个老流浪汉,约瑟夫记得他,就在附近游荡,有一段时间住在他们的墓园里。老流浪汉叫嚣着他就是帮凶,要求警察局给他一笔巨额赏金,警察不耐烦地挥挥手,要是真的话,便给他一笔钱,假的话,就请他蹲监狱。
  
傍晚时分,卡尔匆忙赶过来,卡尔是当地人,又跟警察局稍有来往。
  
“昨天晚上十点钟他在房间睡觉,没有在场证据,我工作晚,他出去我是肯定知道的。”
 
“而且一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和杀人犯扯上关系。” 
  
“反倒是约翰先生,是不是老眼昏花,出现幻觉了,或者说在打赏金的主意,如果他真的见到开膛手还能活着出来报警?”
 
警察局仔细思考了一番,也确实有理,无凭无据,也不能扣留约瑟夫,便放了他。
  
约瑟夫被带到卡尔面前,远远的就看见卡尔站在走廊,神情焦灼,盯着来往的人群,这是他第一次见他失去淡定。
  
视线捕捉到他熟悉的身影时,卡尔快步上前,上下打探了他几眼,确定没有遭到殴打,舒了口气,约瑟夫将手背到身后,轻声安慰他,“我没事的。”
 
卡尔还是眼尖地捕捉到约瑟夫手腕上的红肿,被铁铐磨破了皮,他的手被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卡尔揉了揉红肿的地方,“疼吗?”
  
“不疼。”约瑟夫乖巧地摇摇头。
  
“回去吧。”
  
约瑟夫揪着他的袖子,得寸进尺道,“我腿软,你背我。”他水蓝色的眸子与湿漉漉的感情直勾勾地钉进他的心里,毫无保留地。
  
“好。”
  
夜深人静,约瑟夫悄悄下楼,卡尔已经睡去了——工作室里没人。

早前他给附近的流浪汉一笔钱,打探出了他老约翰的住址,不出意外的话,就在这片巷子里。
  
目标出现在视野里,约瑟夫放轻呼吸,,尾随其后,宛如深渊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老约翰不知是不是喝了酒,走路摇摇晃晃的,毫无防备,接近了,一步,两步……
  
“老约翰”猛的回头,握住他扬在半空中的手腕,眼前这张脸,他比谁都熟悉。
  
“你怎么在这里?”约瑟夫的脸颊闪过一抹惊愕,更多的是被发现的惊慌失措。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解释的吗?”卡尔逼近他,眼底是他从未见过的冷漠与疏离,冷的他心悸,“开膛手杰克,出来吧,别躲了。”
  
约瑟夫垂下眼帘,瞥见杰克哼着小曲悠闲地立在他身后,细碎的白发散在脸颊边,遮住了他的神情,“如你所见,我跟他是一伙的,欺骗了你,我很抱歉。”
  
“你接近我,只是为了替他抹掉作案证据?”

“是……”
  
杰克依稀察觉到不对劲,正想开口纠正,感觉到友人扯住他的袖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蓝色的眸子蒙了一层水雾,眼框发红,唇角紧抿,他未完的话噎在喉间,良久叹了口气。

我们走。
  
好。
  
青年注视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嫉妒地都要发疯,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卡尔的生活又恢复了原先的冷清,隐约觉得这项工作变得麻木无趣,明明二十多年都这么过来的。他知道他们肯定会再见面的,只是他没想到再见是这样的情景。
  
杰克抱着约瑟夫站在他家门口,“卡尔先生,我觉得有一些事,需要和你谈清楚。” 
 
“我和他是许多年的朋友了,我从未见他那么狼狈,也没见他为谁掉过一滴眼泪。”
  
“他与亚兹拉尔签订了契约,只要使四十九个灵魂堕落,他就能得到永生,最后一个偏偏是你,偏偏是你!”杰克的声音有些不稳,甚至含着愤怒,“他宁可放弃生的机会也不伤害你。”
  
那是一具美丽的躯体,静静地躺在他的工作台上,约瑟夫的脸颊遍布裂痕,皮肤呈病态的铅灰色,卡尔想伸手触碰他的脸,又怕碰碎他。
  
先生,请您先出去,我想给他化个妆。
  
人人都说他的技艺高超,返生附魂能将死者暂时唤醒,与家人完成最后一场团聚,仿佛他们从未离去。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些都成不了事实。如今,残酷的真相摆在他面前,他反而开始动摇,他安慰那么多生灵,却救不了心上人。

这次他没有戴手套和口罩,取出被搁置在角落里蒙尘的药剂,注射进约瑟夫的体内,随后开始他最得心应手的上妆。
  
要是他醒来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脸变成这样,肯定尖叫着锤烂他的房门,想到这里,卡尔勾起唇角。
  
最后一笔勾完,约瑟夫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一只手臂不安分地搭在胸口,看起来和睡着无差,卡尔露出疲惫的笑容,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唇角,低声呢喃,“辛苦了,我的睡美人。”
  
伦敦东区的人发现那位著名的入殓师不见了,人间蒸发似的,有人猜测他欠下情债,偷偷跑路了,也有人声称看见他与恶魔做交易,灵魂流向了地狱,众说纷纭。殡仪馆被一位白发少年买下来,这位新主人也不接生意,每天定时开关门,似乎在等谁回来。他喜欢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望着北边的天空发呆,一望就是经年。再然后,殡仪馆的主人也神秘失踪了,人们怀疑是闹鬼,殡仪馆不得不被封掉,成为废宅。又过了几年,赶上政府拆迁,殡仪馆便成为首批倒塌房户的领头羊。
  
  
end

------------------------------------------------------------------------------
肝疼,总算把这篇折腾完了,预计还有一个番外,以后再也不写长篇了,悄悄问一句,下一个故事宝贝们想看啥,赏金猎人殓吸血鬼约,亚兹拉尔坠落双约,或者臆想症殓与画中约

  

评论(2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