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我的沙雕室友【宿约】

沙雕向小段子
ooc预警
是点文鸭

1:约瑟夫初到庄园,遇见了两个变态男人。一打开监管者宿舍的门,两个室友向他投去了虎视眈眈的目光。
  
约瑟夫行了个绅士礼,“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摄影师,约瑟夫。”
  
“哦呀,是新人哦。”谢必安反应迅速,意味深长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新人交配嘛~”谢必安一条腿翘起,张开手,示意新人过来,眯起的凤眸掩不去深深笑意。
  
端坐在暗处的男子抿了抿唇,犀利的目光打在约瑟夫身上,不甘示弱道,“交配!”
  
“噗”谢必安掩唇轻笑,“无咎不必勉强。”
  
约瑟夫默默退出门口,关上门,看了看房门号陷入了思索,似乎没走错,但又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随即房门再次被打开,约瑟夫被伸出来的两双手同时拽了进去,“新人来3p。”
  
卧槽!!

2:今天是约瑟夫第一场游戏,天且一片灰蒙蒙的,像蒙了一层薄纱似的昏暗不明,约瑟夫醒的早,踩着小板凳推了推上铺的范无咎,小声喊,“无咎?”
  
范无咎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宛若死猪。
  
对头的谢必安趴着睡的正香,一头闷进枕头里,约瑟夫怕他呼吸不畅,然而喊了半天,都没搭理他,索性拧着他的头,强硬地将他翻个身。
  
一切依旧笼罩在黎明的余光里,约瑟夫松了一口气,轻轻关上门窗。
  
约瑟夫前脚刚走,剩下俩人不约而同从被窝里探出头,范无咎从上铺垂下来半个脑袋,低声道,“新人走了。”
    
“快起来,跟过去。”
  
“据说他今天换上了天使装,之前一直藏着不让我们知道。”
  
“什么装?”范无咎好奇道。
  
“天使~”谢必安拉长声音,一字一句道。
  
约瑟夫刚进入游戏,找到熟悉的摄像机,拍下了第一张照片,不知为何浑身毛毛的不自在,仿佛被人紧盯着,整个人如坐针毯,害得他同手同脚走路了。
  
红教堂的外墙上趴着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谢必安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方向。
  
“哎,新人真可爱。”
  
“给我看看。”范无咎一屁股挤开谢必安。
  
谢必安在欣赏完新人的擦刀动作时,忍不住赞叹,“好腰!”
  
“腰不好何以平天下。”
  
谢必安缓缓盯着范无咎,笑容逐渐凝固,认真思考了一阵,点头附和道,“是这个理。”
  

3:约瑟夫有一个烦恼,每天都在被前辈们逼迫穿女装。“穿上女装咱们就是好朋友。”谢必安先生一开始这样保证他的。
  
然而后果是俩人一脸好奇地掀他的裙子,“好神奇,真的不是女孩子嘛。”
  
“脱他裤子验身!”
  
4:谢必安自从知道他的身世后,叹了口气,轻轻地揉了一把他的头顶,神色缥缈道,“以后你就和无咎一同唤我哥哥吧。”
  
范无咎表面上没说什么,每至夜晚都要挤过来给他讲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又叫民间鬼怪杂谈。

5:约瑟夫作为庄园新人,对庄园还有诸多不习惯,庄园主暂时不让其加入联合狩猎,说还要看他表现,基本上吃过晚饭他就是清闲的,宿伞二兄弟一去联合,他就一个人无聊到自闭。
  
“来吧,我悄悄拉你进去。”谢必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私下跟杰克串通好了,由约瑟夫代替杰克参加狩猎。
  
约瑟夫在宿伞的掩护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狩猎场,求生者坐在一面大桌子后面,兴高采烈地谈论白天发生的趣事,如果能忽略掉他身后炽热的呼吸,倒是一个难得温柔的夏夜。
  
大概因为他是偷渡来的,没有正式屠夫相应的待遇,他便和谢必安挤一张椅子,谢必安腿长,光是盘腿而坐就坐满了一张椅子,他只能坐在谢必安的大腿上。
  
一开始,约瑟夫还能尬聊几句——哈哈哈,天气真好,适合杀人呢。
  
“是的呢。”谢必安永远是笑着的,只是分辨不出来笑意有多深,诚意有几分,他也不多说话,在旁边点头附和居多。两人相对无言。
  
谢必安太瘦了,硌得约瑟夫屁股疼,但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从等待开始他已经换了十几种姿势了。
  
“怎么了?”谢必安终于忍不住,柔声问他,“坐的不舒服吗?”
  
约瑟夫尴尬地咳嗽一声,默默点头。
  
谢必安发出一声轻笑,呼出的气息窜进他的耳蜗,痒痒的,宽大的手掌垫在他的臀部,手上使力,往上托了托,“这样还好吗?”柔腻的嗓音在他的耳畔响起,差点将他炸成一朵烟花。
  
约瑟夫的脸颊悄悄红了半边,强忍住镇静,他脸皮薄,跟人拉不开面子,否则也不会落到被兄弟俩欺压的地步。
  
谢必安右手撑着下颚,笑眯眯地盯他的侧脸。
  
黑伞突然飘至半空中,伞面鼓起,有什么挣扎着随时想要突破封印似的,期间混杂着急促的咚咚敲击声,“放我出去啊谢必安,老子也要来3p。”
  
伞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传来范无咎愤怒的咆哮声,“谁把老子扔地上了!”
  
谢必安冷静道,“手滑。”
  
新人总是对新模式好奇,谢必安再三叮嘱他跟紧了,只是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约瑟夫模仿求生者的样子,一脚踩上电话亭的台子,摸摸电话线,试图拨号,身后一双手突然掐着他的腋窝,将他抱了下来。约瑟夫回头看向他,谢必安无奈地揉揉他蓬松的长发,“别乱跑,跟着我。”
 
联合的求生者仗着人多力量大,个个往死里皮,约瑟夫已经数不清他被砸第几个板子了,反正脑子有点发懵,他的发型已经乱掉了,谢必安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双眼通红,开始胡乱砍人,出刀毫无章法。
 
“别急。”谢必安贴上他的后背,左手牵住他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捂住他的眼睛,附在他耳际轻语,“让我们来,你歇一会。”他身上的檀香带有安抚人心的奇效,约瑟夫缓缓松了口气。
  
伴随一声清脆的铜铃声,伞面抛向空中,流下漆黑的液体,在原地化成人形,范无咎冷哼一声,“都给我跪下。”
  
然而现实带给范无咎的致命打击是贴脸空刀。
  
“无咎,这里交给你没问题嘛?”谢必安回眸,温柔道。
  
范无咎心想可不能在约瑟夫面前丢脸,尤其他水润的眼睛正期待地望着他,顿时一股英雄之气升腾而起,一口应下,“交给我吧。”
  
随后范无咎肠子都要悔青了,谢必安揣着约瑟夫去海边玩耍了,留他一人对付八个人。
  
范无咎一边心里咒骂谢必安,一边速战速决。
  
这次冒险的双监管最终被庄园主发现了,三个人轮流去挨了一顿吵。

评论(6)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