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永恒之日】二 殓摄

     入殓师真的是一项需要勇气和细腻的工作,不仅仅是化妆,还要会拼碎尸,很多车祸现场,脑袋飞的,四肢断的,都需要入殓师去缝合,当尸身不全的时候还要充分利用周围的一切填补。
    ooc预警

     殡仪馆比较偏远,处在一片废旧的坟地。树影婆娑,风一来便沙沙作响,月光映在惨白冰凉的墓碑上,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掺杂几声昆虫的鸣叫。
 
  钥匙插进门锁里咔嚓的声音,清晰可闻,卡尔推开门,烛火将大厅照的通亮,大厅空无一物,蹭亮的地面印出二人的身影,尾随卡尔进入工作室,角落里摆着数具铁架床,只消稍稍靠近,便能闻到一股尸体酸臭的气味,旁侧还有一个隔间,隔间没有窗户并且背光,看起来要阴暗的多,似乎是休息室一样的地方,桌子上随意放置着琳琅满目的药剂。
  
  约瑟夫经过桌子,险些带倒一瓶药剂,好在他手疾眼快,双手接住下坠的瓶子,他舒了一口气,顺手拿起那瓶蓝色的液体,嗅了嗅,有河岸边潮湿的香气。
  
  “别乱碰。”卡尔头也不回的说道,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约瑟夫刚摸到药水,他就出声了。
  
  卡尔背对他,换了一副崭新的手套,径直走到尸体跟前,掀开白布,一个个掰开尸体的眼睛嘴角仔细查看。
  
  “咦,这个人的头是不是掉了?”约瑟夫原本捂着眼睛站在一米开外,透过指缝看去,意外的发现掀开的裹尸布下面没有血腥的场面,不禁靠近了点。
  
  卡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具男尸,从高楼摔下来,摔掉了脑袋。
  
  “看的出来?”卡尔问道。
  
  “嗯?看不出来,缝的很细密,只是他的脖子看起来有点僵硬,应该是由皮竹固定。”约瑟夫说着,蹲下来,沿着脖子摸了一圈,没有一点凹凸不平的地方,如此细腻的缝合手法,倒是第一次见。对比了一下床头挂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尸首甚至还要年轻许多。
  
  卡尔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惊讶,嗯了一声。
  
  约瑟夫随手掀开一个白布看看,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地直往后退。眼前的这具女尸还没完成修复,她的眼珠子睁的大大的,满是恐惧,面容狰狞,脸部还存在瘀伤,部分门齿脱落,颈部被割了两刀。腹部被剖开,肠子混合着肉沫溢了出来,腹中还有一女婴,也遭利刃严重戳刺。
  
  约瑟夫只觉头皮发麻,第一次血淋淋的尸体鲜活地摆在他眼前,他想要说话,喉咙却干哑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拽住卡尔的衣角求助。
  
  卡尔拎起一串肠子,重新塞回妇女的肚子里,约瑟夫默默地远离他一步,
  
  他的手套染成血红色,声音依旧冷淡“妓女玛莉·安·尼古拉斯,被发现死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货区。”
  
  “和这位女士一样的死法。”说罢,卡尔揭开另一面白布展示给约瑟夫看。
  
  “连续杀人案件,同一个人所为?”约瑟夫脸色惨白,捂住口鼻,血腥气还是冲进他的鼻腔内,他仰起头看向四周,一边偷偷瞄一眼尸体。
  
  “切割的手法非常娴熟。”
  
  约瑟夫开玩笑道“难道是位外科医生?”
  
  卡尔不再说话,若有所思地盯了尸体一晌。
  
  卡尔似乎注意到约瑟夫的神情,掩上尸体,脱下那副手套扔掉,转身离去了。约瑟夫跟他上楼,走到一道门前,递给他一串钥匙,“你就先住这吧,伦敦这几天不安生。”
  
  约瑟夫接过钥匙,目送他走进隔壁房间。
  
  过了一会儿,卡尔的房门被敲响,咚咚咚的剧烈,卡尔开了门,约瑟夫抱着一个大枕头探进来半边身子,卡尔这才注意到他换上一身紫色的睡衣,赤着脚,头发也散下来了,乖巧道,“我能不能跟你睡一间,我觉得我一个人睡有点浪费。”
  
 “我也不是什么娇贵的人,占据那么大一张床多不好意思,跟你挤挤就好了,那张床让给玛莉吧……”
  
  房门哐当一声甩上了,震得门框直响。
  
  TBC
  
  
 

评论(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