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溪

/开长篇坑去——跑路去了,没太多时间顾d5辽( ‘-ωก̀ )/all约不逆,其他杂食,不食杰佣

【密旅】 中太哦

后面开了一辆车,差点翻车。
谦虚地请教基友开车的过程,基友给了我一个好建议——先亲亲,熄灯,一片漆黑,一夜春宵。第二天某某某回忆起昨天的凶猛,不禁老脸一红。

over。

果然是个建设性的好主意!!
 
  
  
  
  
  蜜月旅行。
  
  清凉的早晨,扑面而来的海风,卷带着腥味的海鱼气息。
  
  第一缕薄光扑照下来的时候,中也正坐在豪华游轮的甲板上观光,手边摆着香醇的红酒,吐出一口烟圈,中也二指捻起报纸,呼啦翻了一面,带着怒气。
  
  本该是一个很美好的假日,是在忽略掉聒噪的某些人的前提下。
  
  太宰靠在护栏边,和另一个女人谈笑风生。逆着光,他看不清太宰的脸,只见一圈亮眼的光晕染在太宰的脸上。富家女频频侧头看太宰,眼底是灼热的光华,太宰抑扬顿挫的声音被海风吹散,中也依稀捕捉到几句话,小姐,殉情。
  
  “太宰。过来。”
  
  年轻的男子依言,走到中也的面前,停下,俯下身子,一只手还插在兜里,腾出另一只手戳了戳中也的脸,“怎么了,中也的脸色那么难看,晕船吗?”
  
  中也捉住那只乱点的手,稍加使力,太宰站不稳当,一屁股跌进中也的怀里,中也捏住太宰的下巴,去亲他香软的唇。
  
  中也倒也不在意有人观看,透过太宰柔软的发丝,他看到那位小姐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方才与太宰说话扬起的嘴角僵硬地耷拉下去,愤愤地离去了。
  
  分开时,两人嘴角勾起的透明银丝难分难舍,太宰坐在中也的大腿上扭来扭去,寻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将脸深深埋在中也的脖项里,中也的身上带着松木枝的清香。太宰眯起眼睛,微凉的鼻尖轻轻蹭着中也的脖子,痒痒的。中也伸手覆上太宰的黑发,细细地摩擦。
  
  温顺的简直像一只猫,太宰永远懂得使用自己的优势来让他放下戒备。
  
  “啊,中也你吸的烟滤给我了,我才不要被你的烟毒死。”太宰仰起头瞪大一双无辜的眼睛,湿润的唇一张一合,哒哒哒的不知道讲些什么。
  
  中也喉管里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嗯字,又啄了一口太宰的唇。
  
  
  “刚才的美丽小姐想要邀请我去今晚的宴会。据说很有趣哦。”太宰直起腰,煞有介事地描绘宴会的内容,宴会无非是寻觅新欢的场所。
  
  太宰一拍手,不等中也回答,自顾自的回道,“既然中也也要一起去,那就勉强带上中也吧。”
  
  喂,等等——谁说要去了?!
  
  嘴上嫌弃的中也还是架不住太宰的攻势,只怪太宰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今晚任你处置。
  
  “为什么还要换衣服?!”中也被迫穿上一件裁剪得当的西服,黑色的西服显得中也更加英气逼人。
  
 
  正在着手与给中也打领结的太宰闻言翻了个白眼,“中也你的脑子果然装的都是米糊。去赴宴当然要穿礼服啊。”
  
  “哈?你说什么?”
  
    太宰一手使力,勒紧领带,不怕死的重复一遍,“我说你的脑子是面糊。” 一个粗糙的蝴蝶结诞生了,歪歪扭扭的,勉强能看。
  
  “好像有点像毛毛虫。不过倒是挺配蛞蝓的。”太宰颇为满意自己的杰作,上下打探一番中也的装扮,白衬衣黑礼服,去掉了那顶该死帽子,看起来帅气多了。
  
  中也和他贴的极尽,手绕过他的腰去摸他的后背,光滑细腻的触感弥漫了整个手掌,“我说,为什么你是露背长裙?!”
  
  “我是中也的舞伴啊。”太宰一脸纯良,歪歪头,忽然恍然大悟,“原来中也想要穿女装。”作势要解肩带。
  
  “这样就好。”中也制止他的动作,手顺着光洁的裸背往下滑,指尖打着圈,一寸一寸往下探。
  “那么走吧,我的搭档。”太宰笑道。
  
  
  海上的宴会是在豪华大厅举办的,偌大的金色大厅,门口的接待使者礼貌地鞠躬,太宰去的时候场内已经觥筹交错,乐队拉起激情洋溢的提琴,一男一女站在楼梯上,向在场的各位举杯敬酒,主办方是二位环球结婚的新人。
  
  “啊,真羡慕啊。”太宰长叹一口气,中也太矮了,完全没法依偎在中也的肩膀上,太宰委屈自己一把,歪头枕在中也的头上。
  
  中也一把推开太宰那颗碍事的脑袋,“羡慕也没用,我的假期是森首领透支的。”
  
  “森首领说,如果你生不出女孩,那么我未来五年的假期全部取消。”
  
  太宰惊讶道,“那不是强人所难嘛!”
  
  中也恨得牙痒痒,“还不是你威胁森首领不批假,生的可爱女孩也不给他抱!”
  
  太宰无辜地耸耸肩,“谁知道他会当真。”
  
  就算痴迷幼女也不该相信太宰真的能生出孩子呀,太宰想着空闲了再开导开导森先生,虽然不能保证森首领架着手术刀刨开他的肚子,当然他会尽可能把伤害减小到只扣中也的薪水……
  
  中也不知道他心里的小计划,拉着他穿过厚重的人群,找侍者要了一杯红酒,一转身,原地没了太宰的影。
  
  中也抿了一口酒,平息一下逮着太宰揍一顿的火气。
  
  “嘿呀,中也,我在这儿。”远远的听见太宰的独特嗓音,摇着手招呼中也。
  
  太宰坐在吧台边上,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睥看杀气腾腾冲过来的中也,“放心啦,中也,我们走不散的,我能在拥挤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中也噢。”
  
  “因为中也太矮啦。”说着举起手比划了一下吧台桌子的高度。
  
  “哪有那么矮!!”中也简直怒火攻心,自己体术比太宰强,唯独身高是硬伤,明明小的时候太宰跟自己一样高,还算可爱,为什么一长大就变得更加不讨喜。
  
  “啊,中也,你看我刚才发现了谁。”太宰转过身子,中也才发现旁边整齐排排坐的芥川和敦。
  
  “你们怎么来了?”
  
  敦支支吾吾的不说话,芥川老实交代,“我们尾随太宰先生来的。”
  
  “其实是跟踪吧,芥川。”太宰似笑非笑,虽然对芥川说话,眼睛却盯向恨不得把自己钻进地缝里的敦。
  
  “是国木田前辈不放心太宰先生,怕您再次自杀,唔——”一语未完,芥川一肘子捣敦的肚子上,疼得敦弓着腰直咧嘴。
  
  “不用你们侦探社操心。”中也在背光区掐太宰的脖子。
  
  
  舞会乐曲一响起,太宰犹如一颗发射的新鲜子弹,牵着中也就会场中心扎。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跳舞。
  
  “混蛋,你非要踩我的脚吗。”中也压低声音道,刚说完,太宰又是一脚踩过来。
  
  “我不会跳舞嘛,中也见谅啦。”
  
   且不说太宰的舞步不正确,为什么连节奏都不对了,太宰嘴里哼着调子,一只手搭在中也的肩上,摇头晃脑地连带着中也都找不着舞步了。
  
  搂着太宰旋转的时候身旁闪过来一对熟人,芥川环着胸,罗生门一角勾着敦的腰,敦只能捏着罗生门细细的爪子跳舞。
  
  一群小鬼,中也刚想嗤笑两声,太宰已经发现了旁侧的二人,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物什似的,在与芥川擦身而过的同时,勾住了芥川的脖子,手一丢,两人换了位置,太宰愉悦地捉住敦不知所措的手,眨眨鸢尾色的眼睛,“敦君,我来了呦。”
  
  “太,太宰先生。”敦顶着芥川灼灼足以捅死他的目光,随即他便体会到中也的痛苦了。
  
  “太宰先生,麻烦你和我保持距离。”
 
  
  中也跟芥川两个小黑人面面相觑,几乎同时伸手去抓准备携带危险动物混进人群中的太宰。
  
 
  
  厮混够了,太宰整个人挂在中也的身上,太宰从后面搂住中也的脖子,室内污浊的空气压的中也喘不过来气,中也抬头顶他的下巴,“太宰,去不去甲板?”
  
  
  夜晚的甲板格外冷清,或许是人群都去聚会的缘故,密蓝色的大海水波粼粼,折射出银白的光,月光碎在斑驳的光影里,随着波纹摇曳荡漾。
  
  
  中也在月光下看他这个搭档,越看越清丽,太宰的眸中仿佛镀了层月光,太宰登上围栏,脚踩在护栏上,手上仅仅扶着桅杆,太宰自由率性惯了,中也懒得去警告他了。
  
  太宰对着海面大喊了一声中也——
  
  “你爱我吗?”
  
  “不爱。”中也不知道他搞得什么名堂,但是看到太宰欠揍的笑容,中也一点也不想如实相告,如果回答爱的话,又该被太宰嘲笑一顿。
  
  太宰露出个悲痛欲绝的表情。
  
  “you jump ,l  jump。”
  
  噗通,以沉鱼之姿向下倒去。
  
  中也的瞳孔一阵紧缩,三步并做两步,一脚跨上护栏,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捞着湿漉漉的太宰回到甲板的时候,中也甩掉湿外套,踹了他一脚,“喂,太宰,你再不醒,我就把你切碎了喂鲨鱼。”
  
  太宰小声嘟囔着“中也,溺水是需要人工呼吸的。”
  
  中也揪起他的衣领,狠狠咬了一口他的嘴唇。太宰才不情不愿的睁了眼,“有中也在,自杀总是没办法成功好烦恼啊~”
  
  中也单膝跪在地上,“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为所欲为。”
  
  太宰显然一愣,随即笑道,“是啊,我就是仗着中也的喜欢欺负中也。”他伸出手去抱中也的脖子,眼里笑意盈盈。
  
  太宰主动凑过来亲中也,伸出一截柔软的舌头,又猛地收回,鼻息洒在中也的脸上,中也绝不会错过某人主动献身的机会。激烈地回吻回去。


   车发不出来,所以放在评论区了,戳评论区的链接哦。

评论(7)

热度(89)